少妇的春天高清丝袜美女|传日本成人片女优泷泽萝拉隐退

您當前位置: 首頁 律師文集 刑辯指南
文章列表

關于死刑廢止問題的理性思考

2018年6月19日  鄭州資深律師   http://www.l3kb.com/
論文摘要: 死刑因為有悖人道精神,隨著人類社會的文明繁榮而死刑必將走向廢止。根據聯合國經濟與社會理事會關于死刑的第六個五年報告的統計,截止1999年2月,全世界完全廢除死刑的國家及地區已多達74個,對普通犯罪廢除死刑的國家及地區有11個,連續10年以上或者自獨立以來或者已經正式聲明在廢除死刑之前停止適用死刑的國家達38個。這樣,以不同方式在實質上廢除死刑的國家及地區的總數已達123個,而保留并執行死刑的國家和地區僅為71個,廢除死刑與保留死刑的國家之比接近2∶1。當前,對我國現行死刑制度存廢的取舍,應當選擇將來進行時。一是對現行死刑制度存廢的取舍應持以理性;二是限制死刑適用的幾個途徑;三是死刑復核程序的完善。
關鍵詞: 死刑 存廢 限制 復核程序
死刑,作為治“亂世”之重典,曾在人類社會中發揮其應有的“罰罪”之功,但隨著人類社會的不斷進步和社會文明的不斷繁榮,死刑因其血腥殘忍、有悖人道精神已經慢慢讓人們所不能容忍,必將走向廢止,最終成為歷史。當前,在我國學術界對死刑制度的存廢爭論十分激烈,將死刑廢止是必然的走向,這是無可爭議的。然而,廢止死刑是選擇現在進行時,還是選擇將來進行時,對此取舍應作理性的思考。
一、對現行死刑制度存廢的取舍應理性看待
死刑,是當代刑罰中最嚴厲的一種,它以剝奪人的生命作為“罰罪”手段,是刑罰的極至,所以稱為極刑。同時,死刑又是現行刑罰歷史中是最為悠久的,在刑罰史上和現實社會中爭議最大的刑罰。縱觀刑罰的歷史,人類社會中的刑罰歷經了野蠻血腥的復仇時代、酷刑苛罰的威懾時代以及改造教育的矯正時代。在中外歷史上,沒有一個國家沒有適用過死刑,也沒有一個國家不濫用過死刑,直到1764年,死刑才開始受到思想家的挑戰,刑事古典學派的代表、意大利刑法學家自貝卡利亞在兩百多年前提出了廢除死刑的觀點,隨著社會的不斷進步與文明的不斷發展,刑事制裁中的輕刑化思想逐漸被人們所接受。同時,死刑的適用也越來越多地受到各界有知之士的質疑。20世紀以來,世界范圍內興起了廢除死刑運動。近年來,在我國學術界關于刑罰設置中是否應當廢除或保留死刑的問題成為一個爭論的熱點話題。爭論者既有專家學者,也有司法官員,還有許多熱心的民眾。有人認為應當廢除死刑,也有人認為必須保留死刑。雙方在思想上互相交鋒,在觀點上相互碰撞,各抒己見。不論死刑存廢的問題在短期內能否得出一個結果,就爭論本身而言,最大的意義還在于它啟發了人們的理性思考與激發了人們的人道精神。事實上,任何國家在廢止死刑的初期,都是經歷了一個多層面的爭辯和多角度的理性思考,因此,我們在對現行死刑制度的取舍上,應該持以理性。
首先,應當認識到死刑的罰罪功能,在維護人類的社會秩序上起到積極的作用。在封建專制社會里,大多數人對自然和社會的認識處于一種蒙昧狀態,幾乎很少有人會以文明精神或人道精神來審視社會現象,人們為了生存而械斗、而戰爭,狼煙四起,盜賊橫行,封建帝王為了維護國際統治的穩定性,必然施以酷刑來懲罰那些不安分守己的所謂“亂民”。于是,死刑便由原始的同態復仇中得以演進,被廣泛應用于封建統治階級維護自身的統治利益的專制中。不可否認,死刑對社會犯罪的阻礙作用和預防功能是任何一種刑罰所不能替代的,直到現在,這種功能和作用仍然存在。有專家學者對我國1983年以來的刑事發案情況進行分析,認為盡管多次開展全國性的“嚴打”斗爭,但當前社會刑事犯罪發案率仍居高不下,這說明死刑無法阻礙社會犯罪,至少說死刑的阻礙作用和預防功能并不明顯。其實,這種觀點具有一定的片面性。我們應當看到,自八十年代以來,我國全面進行改革開放,社會轉型成為經濟建設和發展的主旋律。在此基礎上,人流、物流、經濟流在社會各層面涌動,人們的思想意識、生活方式、價值取向、利益觀念、人際關系等方面發生了深刻變化,在這樣一個大的背景下,社會犯罪的絕對數上升是不足為怪的,不能單純將案件高發作為質疑死刑作用和功能的理由。我國是一個人口眾多的大國,農民在國民中占較大比重,國民基本素質相對不高,社會教育水平相對落后,這是一個不容回避的事實。在現實社會中,許多公眾對死刑的威懾作用深信不疑,正是因為死刑的存在,才令一些犯罪分子心有余悸,不敢太過以囂張。應當說,刑罰的作用和價值的體現,不但受制約于一個國家的社會經濟狀況,而且與一個國家的傳統文化有著密切的聯系,在我國絕不可小視死刑這種刑罰對維護社會秩序的積極作用。
其次,應當分析死刑負面效應對人道精神的影響。從人道意義上講,死刑這種刑罰是不可取的,盡管那些被處以死刑的犯罪分子曾經罪大惡極,但其畢竟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法律卻為了懲罰他的罪名將他的生命剝奪。犯罪分子也有親人、也有朋友,既使他罪行滔天,但卻不能因此而喪失親情,當他被死刑剝奪生命的時候,其親朋好友必然因此而傷心痛苦。應該說,犯罪分子的親人沒有罪,但法律卻給他們憑添了巨大痛苦,這是他們的無奈,也是法律的無奈,從這個意義上講死刑有失人道精神。而且,任何一個適用死刑的國家,都曾出現過法律錯殺無辜的悲劇,在我國也曾出現過這樣的案例,雖然這種案件不多,但生命被剝奪了就不可能再生,即使有一例錯殺無辜,就是對人權的一種蔑視。同時,有專家學者認為,一些重大犯罪分子為了掩蓋罪行而殺人滅口,造成了對無辜者的傷害,所以出現這種后果依然是死刑存在的過錯。在實際案例中,也有入室盜竊者被發現后而殺人滅口。盜竊罪在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處以死刑的,這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識,那么為什么會出現殺人滅口的后果呢,這是一個人的本能使然,就是說不能把殺人滅口的行為歸罪于死刑。但是,有一點應該看到,個別殺人犯在行兇殺人的時候,因為預測到自己的死亡命運,便產生一種“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的非理性心理,在這種畸形心理驅使下而亂殺無辜,類似這樣的案件在現實生活中時有發生,震驚全國的馬家爵殺人案就是基于這樣的心理狀態,應該說這與適用死刑制度不無關系。
其三,應當通過對死刑的積極作用和消極影響進行理性比較,從而作出對死刑存廢的選擇。死刑制度有積極的一面,也有消極的一面,我們應當對現實的利弊進行理性比較。,死刑絕非是一種科學的刑罰制度,隨著社會的發展和文明的進步,它必將走向廢止,我國的死刑制度的最終命運也是如此。但從目前社會現狀看,死刑還不能馬上廢止,原因在于死刑對社會犯罪的阻礙作用和預防功能是不可忽視的。而且死刑的“罰罪”功能所帶來積極作用是整體性的,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卻是局部性的,它與緊急避險的意義一樣,雖有局部性的危害,卻能換來對整體利益的保護。同時,選擇死刑制度的存廢,除了應當考慮其社會價值,還應當考慮民眾的意愿。新浪網的一個關于死刑存廢問題的帖子曾連續一周占據“熱點評論”的排行榜榜首,當時約有75.8%的人主張堅決保留死刑,約有13.6%的人支持廢除死刑。不僅僅是在中國大陸,就連已經決定廢除死刑的臺灣,也有高達71.1%的民眾不贊成廢除死刑。當前,在一些地方,暴力犯罪依然猖獗,黑社會性質的團伙犯罪嚴重,人民群眾對此深惡痛絕,而且,殺人償命的傳統報應觀念目前還根深蒂固地存在于國人的觀念中,死刑對被害人及其家屬有不可低估的撫慰作用。在此背景下,如果貿然廢除死刑,治安形勢將可能更加趨于惡化,公眾的不滿情緒也會大大增加。這意味著,目前我國的死刑制度還不宜廢止,“因為死刑廢止,需要具備物質文明程度和精神文明程度兩個方面的條件,目前中國還是不具備的。”

二、限制死刑適用的幾個途徑
保留死刑制度,限制死刑適用,把廢止死刑制度作為一種將來進行時,這是根據我國的社會現實條件和公眾心理態度所進行的理性選擇。那么,如何才能真正做到限制死刑適用呢?
1、要嚴格適用刑法中對于死刑的限制條款。我國現行刑法在死刑罪名立法上,基
本保持了原來的單行刑法的死刑罪名規模,我國1979年刑法分則中,有7個條文規
定了28個死刑罪名,之后的單行刑法即《決定》和《補充規定》中有29個條款規定了40個死刑罪名,共計有36個條文規定了68個死刑罪名。1997年修訂后的刑法,在42個條文中規定了69個死刑罪名。在諸死刑罪名中,經常適用的只限于幾種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故意殺人、重傷、暴力搶劫、強奸、毒品等犯罪,極少數嚴重破壞經濟秩序的犯罪和嚴重危害國家機關廉潔性的職務犯罪等罪名,加起來不到全部死刑罪名的四分之一。而且,現行刑法第48條對于死刑適用對象做了實質性限制:“死刑只適用于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這里的“只適用于”是立法對適用死刑作限制性的特指,其指向是“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而其中的“罪行極其嚴重”就是1979年刑法第43條所謂的“罪大惡極”。這里指的是,“不僅要客觀上的‘罪大’,而且要主觀上的‘惡極’,二者缺一不可。”在司法實踐中,審判機關應當嚴格適用刑法中對死刑限制的條款,在死刑裁量上,應當遵循以下原則:一是限用原則。我國關于適用死刑的刑事政策和指導思想,是保留死刑、堅持少殺、嚴防錯殺、杜絕濫殺。因此,在司法實踐中,必須堅決貫徹“少殺慎殺”的方針。一方面,死刑裁量必須嚴格遵循刑法所設立的規格和標準,包括刑法總則規定的適用死刑的一般條件和刑法分則所規定的適用死刑的具體情節,絕不能超越法定的規格和標準濫用死刑。另一方面,現行刑法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從嚴控制死刑適用的精神,但立法上的規定畢竟是抽象、概括的,只有在司法實踐中對有關條件款作出明晰的司法解釋和從嚴把握立法精神,才能使死刑的限制真正落到實處。二是審慎原則。死刑的適用關乎于人的生死存亡,人死不能復生,因此對死刑的裁量必須慎之又慎,否則就會鑄成永遠無法挽回的大錯。在貫徹死刑適用審慎原則時應注意以下幾點:其一,罪行極其嚴重的事實必須清楚,相關證據必須確鑿;其二,必須慎重查清犯罪人是否屬于不能適用死刑的人;其三,當案件承辦人對犯罪是否屬于罪行極其嚴重,是否屬于可殺可不殺,是否屬于“不是必須立即執行的”等方面有不同意見時,便不應判處死刑,或不應當適用死刑立即執行;其四,處理死刑案件要嚴格遵守有關的刑事訴訟秩序,在各個訴訟環節都要層層把關,以杜絕冤案、錯案的發生。三是必要原則。死刑作為一種最具嚴厲性和最大負作用的刑罰,其適用尤其要符合刑罰必要性原則,死刑的適用既要符合刑罰的目的性,又要否符合刑罰的公正性。
  
2、要高度重視和正確適用死刑緩期執行制度。我國現行刑法第48條又規定:“對于應當判處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須立即執行的,可以判處死刑同時宣告緩期兩年執行。”這就是我國刑法上獨創的死刑緩期執行制度。我們應當確認,死刑緩期執行不是獨立的刑種,不同于其他的緩刑,而是屬于死刑的范疇,是死刑的一種執行方式。而且還要看到,死刑緩期執行制度的確立在客觀上大大減少了死刑立即執行的適用,有力地促進了犯罪分子悔過自新,充分體現了人道主義精神。因此,在司法實踐中應當進一步重視和適用死刑緩期執行制度。凡是對人身危險性不是特別大的,受害人或其他人有過錯的,有自首、悔改和立功表現的,有個別影響犯罪危害程度的事實未查清的,因土地、山林、草場、水源等資源糾紛或民族、宗教、宗派斗爭而導致犯罪的、有重大國際影響的應當判處死刑的犯罪分子,都可以對其宣告緩期兩年執行。
三、死刑復核程序的完善
死刑復核程序制度是我國刑事訴訟制度的一大特色,它體現了國家慎用死刑的思想,對于正確適用死刑、限制死刑無疑具有積極的現實意義。因此,要進一步完善死刑復核制度。
1、要確保死刑核準權的統一行使。如果在死刑裁量的正確性與訴訟效率之間取舍,毫無疑問是選擇前者而不是后者。1980年以來,最高人民法院所以將死刑核準權下放,全國人大常委會和最高人民法院主要是在“從重從快”方針引導下,基于訴訟效率的提高而做出的決定。然而,現行刑事訴訟法并沒有作出“最高人民法院必要時可以授權高級人民法院行使死刑核準權”的規定,而是保留了1979年刑事訴訟法關于死刑“由最高人民法院核準”的規定。現行刑事訴訟法是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通過的基本法律,根據我國憲法精神,其效力應高于在此之前的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最高人民法院可以授權的規定及1983年修改的人民法院組織法,這就意味著死刑核準權已完全屬于最高人民法院所有,不存在所謂“授權”的問題。如果最高人民法院繼續將部分死刑核準權下放的話,便是一種程序性違法行為,最高人民檢察院應當予以監督糾正。
2、完善死刑復核機構和復核手段。一是基于最高人民法院復核死刑的人手不足問題,“可以考慮在最高人民法院設立專門的死刑復核機構,集中一批得力的審判人員從事死刑復核工作。”甚至也可以從各高級人民法院選派一批業務素質高的死刑復核人員到最高人民法院負責死刑案件的核準工作。二是“鑒于現實需要,可以考慮由最高人民法院按照全國各大行政區劃,設立數個巡回復核庭,定期或不定期巡回復核死刑案件”,或者“還可以考慮在各大區,大型城市和案件高發省派駐常設法庭,負責所轄區域的死刑復核。”三是可以考慮通過法院系統內部局域網,把提請復核報告、判決書、全部訴訟案卷和證據以及案件庭審的音像資料,一并傳送給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復核工作部門,由其全面審查后,依法作出死刑核準決定。
3、完善報請復核及復核程序。一是關于報請復核程序。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的第一審案件,被告人不上訴、人民檢察院不抗訴的,在上訴期滿后三日以內報請高級人民法院復核。高級人民法院同意判處死刑的,應當依法作出裁定后,再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高級人民法院應當在一個月以內作出復核決定。高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的第一審案件和判處死刑的第二審案件,應當分別在上訴期滿、終審裁判作出后三日以內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二是關于復核程序。最高人民法院復核死刑案件,應當由審判員三人至七人組成合議庭進行。發現第一審人民法院或者第二審人民法院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的, 應當裁定撤銷原判,發回第一審人民法院或者第二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原審人民法院對于發回重新審判的案件,應當另行組成合議庭,依照原審級程序進行審判。對于依照第一審程序重新審判后的判決,可以上訴、抗訴。共同犯罪案件中,部分被告人被判處死刑的,復核時應當對全案進行審查,但不影響對其他被告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的執行;發現對其他被告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確有錯誤時,可以提審或者指令原審人民法院再審。最高人民法院復核死刑案件,應當在一個月以內復核完畢,至遲不能超過一個半月。
參考文獻:
1 陳興良 《死刑存廢之應然與當然》載于《法學》2003年第四期;
2 賈 宇 《中國死刑必將走向廢止》載表于《法學》2003年第四期;
3 李云龍、 沈德詠《死刑制度比較研究》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1992年版,第248頁;
4 陳光中、嚴端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修改建議稿與論證》 中國方正出版社1995年版,第336、335頁;
5 李云龍、沈德詠著 《死刑制度比較研究》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1992年版,第248頁;
6 陳衛東、劉計劃 《關于死刑復核程序的現狀及存廢的思考 》。


文章來源: 鄭州資深律師
律師: 任曉鋒 [鄭州]
河南煥廷律師事務所
電話:15036128386
轉載請注明出處  本文鏈接: http://www.l3kb.com/art/view.asp?id=917168954580 [復制鏈接]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也會感興趣
  • 1.刑事和解在死刑案件中的適用
  • 2.死緩核準規定
  • 3.提起刑事審判監督程序的權限
  • 4.偵查中的羈押
  • 5.北京:死刑案8類人員需出庭作證
  • 聯系我們
    手機:15036128386
    電話: 15036128386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鄭州市紫荊山路57號A座24樓(紫荊山路與商城路東北角)
    官方微網站
    少妇的春天高清丝袜美女 mg游戏平台手机版 1到21数字游戏 重庆时时全天在线计划 pk10赛车直播视频直播 11选5预测计划软件破解版 两期必出极限平特一肖 彩票365下载安装 足球比分网 pk10自动投注软件 体育彩票不能电子投注 365抵用金 北京pk拾是正规彩票吗 幸运飞艇稳赚计划回血 彩世家高手计划软件飞猪 北京pk赛车开结果结果 pk10精准投注稳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