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
云南頻道

【微紀錄·云南故事】一個人的山林

2018年03月21日 08:46:57 | 來源:新華網

  管護林區十幾年,老孫對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很深的感情,看看樹木的長勢、聽聽林間的鳥叫,這成了他最大的樂趣。

  新華網昆明3月21日電(羅春明 潘越)林海茫茫,山高谷深。陡峭的半山腰上,孤零零地懸著兩座房子,周圍就是茫茫林海。

  這里是瑤人溝禿杉箐森林管護站,云南省師宗縣南盤江林業局20多個森林管護站中最偏遠的一個,護林員孫應祥在這里已經獨自堅守了14年。

云南省師宗縣南盤江林業局瑤人溝禿杉箐森林管護站,護林員孫應祥一個人在這里堅守了14年。

  “干就要干好、干到底,不干就別來”

  瑤人溝禿杉箐林區位于曲靖市師宗縣與文山州丘北縣交界地帶,擁有曲靖市現存面積最大的原始森林,動植物資源豐富,生態地位十分重要。管護站原有三名護林員,由于地處偏遠、交通不便、條件艱苦,其中兩名相繼離開了。

  孫應祥沒走。于是,從2004年開始,3萬多畝林區的管護重任硬是被他一個人咬牙扛了下來,這一扛就是十四年。

  初春季節正是森林火險期,老孫的防火任務更重了。一把短鋤、一只水壺、一個干糧袋,這就是他巡山的裝備。爬坡過坎、鉆林過箐,密林中的樹枝、荊棘常常撕扯著讓人難以動彈,老孫邊揮舞著短鋤開路,邊如數家珍般向記者介紹著林區的各種動植物。二十多公里的山路走下來,記者已經累得兩腿打顫,老孫卻淡定地說,十幾年來這就是他的日常,“今天的路已經算是好走的了!”

  老孫說,每次巡山都要走二三十公里山路,這片林區的角角落落自己都走遍了,熟悉得“閉著眼睛都能走出去”,有火情出現,甚至還要連續蹲守在山上。有一次,丘北地界的林區發生了山火,起火點緊挨著老孫管護的林區,為了防止山火蔓延,他就在山上守了三天三夜,后來林場給老孫送來了水、糕點,“終于得飽飽吃了一頓!”

  由于老孫的精心管護,他負責的林區十幾年來沒有發生過一起森林火災,也沒有出現過偷砍盜伐、亂占林地的現象,這在南盤江林業局所管護的林區中是很少見的,他也因此年年被評為先進。

  對此,老孫只是淡淡地說,干就要干好、干到底,不干就別來。

孫應祥在巡山途中休息。

  “國家就像一個小家,干什么活的人都要有”

  夜幕降臨,深山里漫天的黑夜似乎能把一切淹沒。老孫發動汽油發電機,管護站的小屋里頓時亮堂起來,透出門外的一束燈光,也成了大山深處唯一的亮光。

  “以前晚上都是點蠟燭,都記不清點完了多少根蠟燭。”老孫說,管護站一直都不通電,后來單位給配了個小發電機,現在不用點蠟燭了,還可以看電視,這也成了他了解山外世界的主要渠道。

  由于地處偏遠,剛開始的時候,糧食和蔬菜只能走著路到20多公里外的鄉街子去買。后來,老孫自力更生,在房前屋后種起了各種蔬菜,還養起了牛、羊、雞和蜜蜂,“我們護林員收入低,養點家禽牲口,種點蔬菜,不但改善生活,還能補貼家里的開支。”老孫笑呵呵地說。

  除了艱苦的生活條件,孤獨成了深山護林員最大的敵人。瑤人溝禿杉箐管護站地處林區深處,遠離村寨,離縣城有140多公里,大部分是顛簸難行的林區山路,單程驅車都要將近4個小時。在這里,找個人說句話都成了奢望。

  “孤獨的時候就去山上轉轉,看看那些樹長得好啊,心里也就沒什么難過的了。”老孫說,管護林區十幾年,對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很深的感情,看看樹木的長勢、聽聽林間的鳥叫,這也成了他最大的樂趣。

  記者問老孫,條件這么艱苦為什么還一個人堅持了十幾年?老孫想了想,說:“國家就像一個小家,干什么活的人都要有。叫你去砍柴你不去,那就沒柴燒了;叫你去挖田你不去,那田放荒了就沒飯吃了。”

每天巡山回到管護站,孫應祥都要認真填寫巡山記錄,詳細記錄下當天巡山的情況。

  “記不清家在哪里,問別人才找到”

  老孫在深山護林,妻子周粉香則在縣城的家里照顧兩個孩子,每年只能見一兩次,春節也是一家人在管護站過。記者采訪老孫的時候正值森林火險期,防火工作更加緊張,出門巡山常常是“兩頭黑”,周粉香就來管護站給老孫做做飯,讓他巡山回來能“有嘴熱飯吃”。

  由于管護站只有一個人,林區也不能隨便離開,所以老孫一年也回不了一次家,“有一次我回去,怎么都找不到家在哪里,問了好幾個人才找到。”說起這件事來,老孫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我說他是個野人,誰都不愿意來的地方他偏就在這守了十幾年。”周粉香說,有時候家里出了什么事,老孫一點忙也幫不上,自己也覺得生氣和委屈,但更多的時候還是對老孫的擔心和掛念。

  多年前的一天,老孫去巡山,在爬一個高坎的時候,一塊大石頭滾落下來重重砸在他腳上,整個腳掌都被砸斷翻轉過來,“疼得胡子都冒汗”。大山深處,人跡罕至,他強忍著劇痛掙扎了十多個小時才爬出深溝,被當地村民發現后送到縣醫院住院治療。傷情剛好轉一些,他又一瘸一拐地巡山去了。

  “那一次我就勸他別干了,一個人太危險。”周粉香勸老孫,回去縣城隨便找個工作都要比在這兒強。但老孫沒答應,他還是那句話,“既然分到這里,就好好干、干到底。”

  記者結束采訪準備返回的時候,老孫也身背水壺,手握短鋤,準備出門巡山了。汽車漸行漸遠,老孫的身影逐漸淹沒在林區深處。(完)

 往期回顧:

  【微紀錄·云南故事】康復村

  【微紀錄·云南故事】老人與鷗

  【微紀錄·云南故事】從小李到老李 漫畫家李昆武筆尖的眾生百相

  【微紀錄·云南故事】一個都不能少

【糾錯】 [責任編輯: 石光良]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061370528321
新时时彩